李班
李班继位后,李越当时镇守江阳,因为李班不是父亲李雄的儿子,心中很是不满。玉衡二十四年(334年)九月,回到成都奔父丧,和他的弟弟安东将军李期密谋除掉他。李班的兄弟李玝劝李班遣送李越回江阳,任命李期为梁州刺史,镇守葭萌。李班认为李雄还未下葬,不忍心让他们走,推诚待人而心地仁厚,没有一点嫌隙。当时有两道白气出现在天空中,太史令韩豹奏道:“宫中有秘密阴谋的杀气,要对亲戚加以戒备。”李班没有明白。

早年经历

李班初任平南将军。李班的叔父李雄虽然有十个儿子,但都不成气候,所以李雄舍弃自己的儿子而立李班为太子。

李班为人谦虚能广泛采纳意见,尊敬爱护儒士贤人,从何点、李剑以下,李班皆以老师的礼节对待他们,又接纳名士王嘏和陇西人董融、天水人文夔等作为宾客朋友。常常对董融等人说:“看到周景王的太子晋、曹魏的太子曹丕、东吴的太子孙登,文章审察辨识的能力,超然出群,自己总是感到惭愧。怎么古代的贤人那样高明,而后人就是望尘莫及呀!”李班为人性情博爱,行为符合轨范法度。当时李氏的子弟都崇尚奢侈靡费,可是李班常常自省自勉。每当朝廷上有重大问题要讨论,叔父李雄总是让他参与。李班认为古时候开垦的田地平均分配,不论贫富可以一样获得土地,如今显贵人物占有大面积的荒田,贫苦人想耕种却没有土地,占地多的人将自己多余的土地出售给他们,这哪里是王者使天下均等的大义呀!李雄采纳了他的意见。

登基

玉衡二十四年(334年),李雄卧病不起,李班日夜侍奉在身边。李雄年轻时频频作战,受了很多伤,到这时病重,疤痕全部化脓溃烂,李雄的儿子李越等人都因厌恶而远远躲开。李班替他吸吮脓汁。毫无为难的表情,往往在尝药时流泪,不脱衣冠地服侍,他的孝心诚意大多如此。

玉衡二十四年(334年)六月二十五日,李雄去世,李班即位。任命堂叔建宁王李寿为录尚书事,来辅佐朝政。李班在宫中依礼服丧,政事都委托给李寿和司徒何点、尚书令王瑰等人。

去世

李班继位后,李越当时镇守江阳,因为李班不是父亲李雄的儿子,心中很是不满。玉衡二十四年(334年)九月,回到成都奔父丧,和他的弟弟安东将军李期密谋除掉他。李班的兄弟李玝劝李班遣送李越回江阳,任命李期为梁州刺史,镇守葭萌。李班认为李雄还未下葬,不忍心让他们走,推诚待人而心地仁厚,没有一点嫌隙。当时有两道白气出现在天空中,太史令韩豹奏道:宫中有秘密阴谋的杀气,要对亲戚加以戒备。李班没有明白。

玉衡二十四年(334年)十月,李班因为夜晚去哭灵,李越在殡宫杀了李班,时年四十七岁,李班共在位一年,于是群臣立李雄的儿子李期继位。

史上人品最好的皇帝竟遭废杀

在古代社会,皇位传承一般都讲求“父死子继”,一旦刻意打破这个规律,舍近求远,避亲就疏,让宗族子弟入继大统,而把亲生儿子撇在一边,坐冷板凳者必然与承袭者势同水火,极易引发宫廷政变和国家动荡,除非承袭者有刚猛的政治铁腕和雄厚的武装势力。十六国时期成国开国皇帝李雄大概没有料到,在他死后不久,以侄子身份即位的李班就死于非命。杀死李班夺权的,正是李雄的亲生儿子。

李班(288—334)李雄之侄,李雄之兄李荡之子。李雄称帝后,面临着立太子这一纠结问题,雄有子十余人,群臣咸欲立雄所生,而李雄认为这十几个儿子均不成气候,所以想立侄子李班为太子。大臣们持先王树冢嫡者,所以防篡夺之萌,不可不慎予以劝谏,并列举诸多史例阐明李雄如果一意孤行非这样做,难免会种下专诸之祸宋督之变之类的祸端,雄不从

李雄舍子立侄,笔者认为有三个原因。其一,李雄认为其兄李荡是“嫡统,丕祚所归”,因李荡英年早逝,李雄才有机会领导部众创业,此时将皇位传给李班,意在还社稷于李荡一支;其二,李雄的十几个儿子均为庶出,且皆尚奢靡,非安邦定国之才;其三,李班谦恭下士,动遵礼法仁孝好学,必能负荷先烈李雄认为李班能成大器,将来有能力做一代名垂青史的贤君。

成玉衡十四年(324)李雄力排众议,正式立李班为太子,并使任后母之,让没有生育的皇后任氏当亲儿子一样悉心照顾李班。李班自小就非常聪慧,好学夙成,且素以儒生为老师,以名士为宾友,颇有人望,朝野上下众口皆碑。为了培养李班,雄每有大议,辄今豫之,让李班参政议政,加以历练。对于李班提出的革新建议,李雄悉数采纳,民心为之大悦。

玉衡二十四年(334)六月,戎马一生的李雄发病卧床不起,伤口污秽不堪,生疡于头。身素多金创,及病,旧痕皆脓溃,病情严重,生命垂危。李雄在最需要亲人照料之时,诸子皆恶而远之;独太子班昼夜侍侧,不脱衣冠,亲为吮脓,且殊无难色,每尝药流涕,其孝诚如此李雄病逝后,李班即位,居中行丧礼,一无所预,亲自置办丧务。

李班即位后,李雄的堂弟建宁王李寿受遗诏辅政,司徒何点、尚书令王瑰也能竭力辅佐,虽然李雄新丧,皇位交替,但成国政局稳定。李雄的四儿子李期虽然对李班继任不服,但惧怕李寿等人,且势力单薄,孤掌难鸣,不得不安于现状。但是,随着亲兄长李越的到来,李期内心也开始蠢蠢欲动。九月,李越“奔丧至成都。以太子班非雄所生,意不服,与其弟安东将军期谋作乱”,准备废掉李班。

当时,李班因李雄病亡而悲痛过度,一门心思扑在李雄的丧礼上,对心怀不轨的李越等人不加防范,没有意识到自身处境的危险。李班的亲弟弟李玝察觉李越名义上是来奔丧,实则来者不善,别有用心,于是建议李班“遣越还江阳,以期为梁州刺史,镇葭萌”,让李越回江阳,并让李期接替自己主持北方军务,将此二人远远地打发走,以防不测,以绝后患。但是,宽仁厚道的李班“以未葬,不忍遣”。

不调离李越、李期也就罢了,李班却让亲弟弟李玝仍返回涪城驻地,不许他在成都挑拨离间。在李班看来,自己是李雄钦定接班人,即位已成事实,只要对李越、李期二人“推心待之”,自信他们不会闹事。不久,天空出现异象,太史令韩豹借机称“宫中有阴谋兵气,戒在亲戚”,暗示李班当心李越、李期搞政变,可惜“班不悟”。李班是个聪明人,岂能不悟?他待人太友善了,丝毫不设防。

李班的“推诚居厚,心无纤芥”,能感动好人,却感动不了狼。十月初一晚上,李班在为李雄哭丧时,李越潜入殡宫杀死李班,“越因班夜哭,弑之于殡宫”,可怜李班在位百余天即遭杀害。随后,李越假传任太后诏令,宣布李班的种种“罪状”,废掉李班的皇帝名号,“矫太后任氏令,罪状班而废之”。时年,李班四十七岁。李班死后,李期即位,谥李班为戾太子;再后来,李寿即位,追谥李班为哀皇帝。

四百多年前,西汉太子刘据因巫蛊之祸被废身死,其孙刘询即位后追谥其为“戾太子”,“戾,曲也”,意在为祖父刘据平反。然而,李班的谥号“戾太子”则有贬义,李期硬给李班扣上了暴恶、暴戾的罪恶帽子。李雄打破陈规,“传大统于犹子”,最终导致“寻戈之衅”和“倾巢之衅”。其实,早在李班当年被立为太子时,就已埋下“乱自此始”的伏笔,尽管他是个好人。

谦虚、博纳、好学、宽厚、仁慈、孝顺、节俭、泛爱、真诚,诸多美德被李班集于一身,论人品德操,李班在中国历代皇帝中堪称第一。胡三省在为《资治通鉴》作注时也感慨道:“李班岂不不谓之仁孝哉!”人品好,难能可贵,但太过,则会成为妇人之仁,也会成为致命弱点,故《晋书》称班以宽爱罹灾,岂不哀哉!品行好,能做个好人,未必是当皇帝的料;想当皇帝,还是应该刚柔并济,适当狠一点。

历史评价

房玄龄等《晋书》:①“班以宽爱罹灾,期以暴戾速祸,殊涂并失,异术同亡。”; [9]  ②“班谦虚博纳,敬爱儒贤 [9]  ③“为性泛爱,动修轨度。